热门搜索:
热门关注
最近更新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广州弈天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 产业发展 >

秋凤空间 | 科比的圣殿

发布时间:2020-04-26  来源:  作者:频道管理员

    命运之神的残酷,在于他能轻易摧毁我们心目中的圣殿。命运之神的无力,在于他永远不能抹去建立圣殿的过程。

    在1月27日凌晨,起来给孩子喂奶,刷到了这条消息。顿时觉得心底的某个地方瞬间坍塌了。并无烟尘四起,却留下了一个空落落的黑洞。

    如果有些人杰出到超出自己的专业和职业,这些人当中一定有科比,这个以神户(牛肉)命名的家伙。纸媒时代,他的高难度投篮形象,是摄影记者和体育杂志封面的挚爱。互联网时代,人们发现,统治NBA天空的人,仍是他。哪怕在老迈的职业生涯后期,哪怕在手指骨折、跟腱断裂的时候,对手永远不会轻视这个绰号为“曼巴”的男人。

    很多专业观察家们都被现实蒙蔽了双眼,在他退役之后,也很难说清楚这位篮球巨星的价值。

    是1次MVP,2次FMVP,2次得分王,5枚总冠军戒指,11次NBA最佳阵容一阵,18次全明星,2枚奥运会金牌的一大堆荣誉?

    是身高1.98、臂展2.01、手掌20厘米、站立摸高2.58米、原地弹跳92厘米,助跑弹跳1.08米的数据?

    还是单场81分三节62分连续4场50+,中后期掌握球队唯一的无限持球进攻机会,然后打铁次数超过全队的“钢神”形象?

    他的球商很难说,这可能是科黑和科蜜争论的焦点。即便在湖人请回禅师,重拾三角进攻的时期,他也有近一半的长距离中投和一堆没效率的回合占用率,害队友狂练折返跑。末期他30+的得分、47.5%的命中率,却怎么也不能让球队进入第二轮。

    他霸占更衣室话语权、场上战术选择权、球队开火权。他向对手和队友喷垃圾话、从不掩饰傲慢和自命不凡。

    在“晃开对手空位得分“和“外线三分支持+无数挡拆穿梭”的两个时代之间,他都找到自己的位置。当然,是核心,不是聚光灯以外的任何地方。

    他投篮时眼前总晃着一只以上的手,为此他后仰得越来越厉害,作为平衡的左腿,也挑衅性地越抬越高。

    “总要有人赢,为什么不是我?”只有科比才能说出这样的话。不是矫情或拗人设,他恐怕真这么想。

    他执拗、好胜。人们说他不会防守,他就死练防守(1999年),人们说他不会跳投,他就死练跳投(2001年),人们批评他不够强壮,他立刻增加7公斤体重(2002年)。

    他每天投篮6000次、跳箱6000次、短距离冲刺100次、举杠铃600次、深蹲600次,俯卧撑600次。这只是训练的一部分。

    传奇我们都爱看,创造传奇的过程一点也不好看。这就是绝大多数人与传奇绝缘的原因。

    他是偏执的控制狂。他不在意队友关系、不在意媒体关系,也不大在乎老板和教练,只知道追求胜利和荣誉。在场上他凶悍、狡黠,善于激怒对手。然而被对手激怒后,却总能得到愤怒buff加成。对于队友来说,终结比赛的秘诀就是让对面激怒他。

    无论连续几个超远三不沾,还是落后太多以至于队友都打算放弃,他也仍然用疯子一样的防守和命令式的索要球权,提醒所有人,比赛还没有结束。

    如果有人喜欢纯粹、喜欢无限追逐自己的理想,而不是适可而止、量力而行,那么科比是每个人青春最好的陪伴。高昂的荷尔蒙和不服输的精神,也许只垂青了我们很短的时间——在意识到“世界不是为我们准备”的之前。

    但科比不是,从17岁起,他一直都活在青春里。死了,埋在青春里。他的价值,不是让你在拥挤的学生宿舍里血脉偾张,不是让你欣赏种种高光慢镜时刻,也不是看看集锦和数据。而是对梦想的追逐永不停歇,哪怕在别人看来已经拥有足够多。

    有些东西,是我们生而为人最可贵的部分。凭借着这些,智人前赴后继走出非洲、跨越冰封的白令路桥、驾着独木舟征服南太诸岛。

    可惜高贵的精神,只能为少数人所拥有、淬炼,然后独自建筑一座精神圣殿。我们穿廊绕柱,只惊叹建筑的宏大,却拒绝一窥堂奥。因为每个成年人都知道,这里面不好玩。

    一个男人、一个斗士,一个能压制自我保护本能的伟大灵魂。站在命运之神面前,他也敢于直视对方的眼睛。我们不知道前者还能不能保持永恒的自信。

    R.I.P. Kobe Bryant。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上一篇:零部件供应仍短缺 北京奔驰短期内全面复工恐无
  • 下一篇:没有了
  • 西安红十字会妇科医院贯彻执行卫生部《关于在公立医院履行预约诊疗服务工作的意见》,为广大百姓提供免费预约挂号、专家在线咨询服务,线上回复无需等待,保证了公立三甲医院的服务质量。24小时专线:029-88888888
  • 我要咨询
  • 我要预约
  • 友情链接:

    广州弈天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互联网策划和推广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在互联网淘金大浪中充当“卖水人”的角色。